刚刚从拉斯维加斯的Money2020回来。今年的Money2020基本没有看到技术创新。大量的所谓技术创新仍然集中在区块链领域,但是这些区块链创新概念早在2014年就已经有很多企业投身其中了。

在过去的几个月,由于监管的原因,中国互联网金融终于开始迈入FinTech时代了。从这点来说,美国的互联网金融确实比中国要进步,因为美国一开始就有条条框框的明确监管,根本无机可乘、也无雷区可越的美国互联网金融创新者,一开始的主攻方向就只能是FinTech,这比国内创业者少兜了很多圈子。

 

话说回来Money2020,虽然实在有些无聊,但一些美国互联网金融的有趣现象,还是值得跟大家分享一下:


No.1| 中美的热点一模一样

通过本次Money2020大会,可以看出美国互联网金融的热点主要集中在供应链金融、市场借贷(Marketplace lending)、次级抵押贷款(Subprime lending)、线下支付深化和互联网保险等领域,热点与国内的情况大同小异。

就像美国进行中的大选一样,老拿中国说事儿。在Money2020大会上,也不断有人提出微信红包的成功案例,以及蚂蚁金服如今估值750亿美元,盖过了金融巨头高盛集团等。

但中美的金融行业区别在于,美国的传统金融机构根深蒂固,成长于充分竞争的市场体制里面,对于外界的冲击表现出很好的弹性,能够吸收的吸收,能够改变的改变,这样留给创业公司的大机会就会很少。除非是改变行业游戏规则的创新企业,才有机会崭露头角。

相对而言,中国大型金融机构的垄断地位,主要靠长期的政策扶持垄断,在不断深化的市场经济中对外界的冲击反应比较慢,因此留给了创业公司大量机会,正像此前P2P行业的野蛮成长。

 

目前LendingClub等借贷平台型创新企业,都遇到了机构投资人撤资的资金危机。其中根本原因在于LendingClub没有控制好资金供应端的力量平衡关系。包括eBay等所有的Marketplace模式的企业,都会面对潜在客大欺店的可能。当C2C一方的力量足够大,就会造成Marketplace的失衡。

作为美国最大的P2P借贷平台,LengdingClub曾经引入了大量机构投资者,机构控制了资金提供方,造成了个人投资用户的愤怒离开。当管理丑闻发生的时候,机构投资人的资金迅速撤离,造成了LengdingClub的资金短缺,公司股价几乎腰斩。这就是LendingClub管理者的短视。

同样的事情曾经在Airbnb上发生过,后来Airbnb采取了限制房东管理房间数目的方式,来限制专业房东垄断市场的可能。eBay等c2c电商公司同样也都采用有限制专业电商公司进驻开店的策略。

LendingClub的管理层显然在这方面缺乏理想和策略。


No.2 | 美国传统金融机构面对FinTech挑战表现出了恐惧

由于ETF和Wealthfront等机器理财公司的快速成长,资产管理经理越来越难以证明他们的存在价值,创造出阿尔法(Alpha)超额收益。面对客户资金的流失,资产管理公司只能节流,就连研报新闻和软件使用费的支出都被取消。这对于为资产管理公司和对冲基金提供服务的创业企业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Capital One这次派了150人参与大会,其中原因就是感受到了FinTech挑战带来的压力,他们在寻求积极转型。遥想在1970年时,只有嘉信理财(Charles Shwab)号称自己是一个Technology Company,只是碰巧生在了华尔街而已(happen to beon wall street)。最近,美国的传统金融公司已纷纷在用金融科技给自己“贴金”,就连高盛也说自己是一家技术公司了。


No.3 | 美国传统金融机构开始利用现有优势进行绝地反击!

大型银行联合身份反欺诈的老牌公司EarlyWarning,利用多年积累的跨银行用户账户体系,在这次大会上发布了P2P转账的app——Zelle。其产品形式与Paypal毫无差别,由于没有结合生活场景和社交网络,这样的产品在中国肯定会毫无优势。但在美国,如果Facebook的Messenger支付不很快做出来,那么Zelle战胜Paypal还是很有机会的。毕竟Paypal在10年前被美国AML反洗钱法律监管后,就在市场拓展上毫无建树。


No.4 | 可叹!传统金融行业的从业人员仍然不懂技术

Money2020虽然是FinTech的会议,但可以明显观察到台下的几千位观众更多是来自传统银行的人。只有台上的演讲人才会看到科技背景。就像很多时候纯科技背景的人做FinTech创业表现出来,对金融行业或者金融产品的一无所知。台上很多来自银行的演讲人对金融科技的理解也表现的很是初级,尤其面对机器学习等新兴领域,传统金融从业人员仅仅只是能从字面上理解。


No.5 |  创业公司和大型机构在寻求合作,不再寻求颠覆

美国的传统金融根深蒂固,枝繁叶茂,不管金融机构还是客户都有使用惯性,如果替代方案不能提高10倍的效率,不管是企业还是用户就不会寻求改变,这样给金融创新公司留出的空间非常小。

而且现在传统金融机构又在积极创新,因此留给FinTech创业企业的市场空白更不存在。因此,美国的FinTech企业更多转为与传统金融机构合作,为传统金融机构提供解决方案,比如LendKey提供的lending as a service。并且创业公司的退出也从IPO改为寻求被传统金融机构收购,比如为银行提供更好移动使用体验的Simple。


No.6 | 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监管严格

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从2010年开始从民间机构变成了政府监管机构,而且是唯一一个跨金融行业的监管机构。在这方面来说,它比美联储(Fed)、美国证监会(SEC)等其他机构更powerful,毕竟Fed只管银行,SEC只管券商。这一届的局长虽然发言中表现出友好性,不过他照着稿子一本一眼的读了半个小时,让人深深感觉到官僚习性。


No.7 | 线下支付到底是硬件竞争还是软件竞争,以及线下支付的场景深化

传统硬件厂商Verifon认为支付是硬件游戏,已开发出了很多出色的硬件。很多支付创业公司却认为线下支付是软件竞争,在于谁能提供更好的软件系统。不过双方都认同,支付只是一个环节,双方都在努力深度集成商家管理系统的各个方面。

比如,此次参与大会的一家支付公司,竟然占有全球80%的高尔夫球场俱乐部市场,他们的主打产品就是深度结合场景和高尔夫球场的管理系统,比如球童帮忙点饮料的支付设备,俱乐部的礼品商店支付系统等等。

这和国内最近美团在不断收购餐饮企业的管理软件公司,阿里收购影院票务系统软件公司的策略一样。当然中国的企业更有战略格局,美团和阿里都计划打通从服务产品上架、营销导流、支付、到店消费、客户忠诚度管理一条龙的整合软件服务。


No.8 | 支付反欺诈中美反差大

Money2020大会上集中了大量支付反欺诈公司,相比起来,中国在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非常少。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中国信用卡支付在支付市场占有率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占领了多头。另外,中国没有AML反洗钱监管,因此支付公司不用做这方面的工作。


No.9 |  LendingClub进入汽车贷款业务

由于美国新车金融的高度发达,留给新兴FinTech公司的机会只是二手车贷款。但是美国线下存在大量的二手车贷款公司,因此,LendingClub聚焦于二手车的再融资,这如同在中国流行多年的不押车贷款业务一样,毫无新意。


No.10 |  Visa和Chain联合发布跨境B2B支付解决方案

在2015年和2016年,我们不断看到大金融机构和区块链创业公司联合宣布要开展基于区块链的某某业务,但最后只完成了POC验证性测试,发新闻后就没有进一步的结果了。其中的关键原因在于大金融机构本质上厌恶风险,职业经理人尤其厌恶没有立即效益的风险,POC完成后缺乏真正执行的决心。但是区块链的创业公司基本不可能单独运营这类业务。

当我对Chain的CTO提出这个疑问后,他说Visa这次投入了1年半的开发时间,他相信Visa是严肃的。让我们wait wait see see吧。


No.11 |  Overstock bank的传奇CEO,巴菲特干儿子宣布t0上线

与Visa/Chain以及LendingClub宏大的新闻发布会场对比,在一个非常小的会场,主办方给了仅仅10分钟的发言时间,Patrick Byrne这位传奇的CEO发布了比起前面两者更具有革命性的产品,当天清算的股票交易市场t0。

作为华尔街的斗士和异类,Patrick Byrne一反常态地高度表扬了美国证监会在批复t0方面的积极配合。他公布下个月,所有人就可以在t0上购买数字证券。

从这个角度来看,t0的发展速度超过了R3ev的发展。



田鸿飞:互联网金融投资人。曾就职于硅谷Oracle;SIG海纳亚洲,负责互联网金融、SaaS等领域的投资,在这两个领域有超过17年的行业积累和创业者人脉积累。

本文由PMCAFF特邀作者 @田鸿飞 原创发布于PMCAFF产品社区www.pmcaff.com,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