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知识就是力量;现在,知识就是金钱”

2017跨年夜,罗胖“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如期上演,洋洋洒洒四个小时,罗胖讲了几种焦虑、给了些许答案、开了一堆脑洞。但罗胖念叨了三年的“知识变现”,也没王思聪一条“我撒币,我乐意”的微博火,直播答题App“冲顶大会”由此爆红。随后,今日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百万英雄”、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花椒的“百万赢家”、一直播的“黄金十秒”等等相继入局,一天上千万的奖金砸下去,热闹非凡。

旧瓶装新酒,抢夺流量的新玩法

答题有奖,这并不新鲜。从若干年前火爆荧屏的《幸运52》《开心辞典》《一站到底》到现在的直播答题App,从电视到互联网,变的是形式和载体,不变的是渴望成为赢家的心理。

你出题,我答题,全答对,分奖金——互联网模式下的知识竞答,逻辑就是如此简单粗暴,它让每个人有了参与感和获得感。然而,这并不是一场撒钱的慈善活动,众多App的目的还是在抢夺已经很有限的用户流量。

2018第一风口:“用知识挣钱” 直播答题APP数据报告

个推大数据中心分析数据显示:“冲顶大会”于2017年底上线以来,用户存量和用户绝对活跃量在一周内实现了数倍增长,用户活跃度也始终保持在80%以上。作为一款刚刚上线的App,冲顶大会就能够交出如此出色的成绩单,可谓表现勇猛。

2017下半年,伴随着监管的加强和用户的审美疲劳,“直播风口”偃旗息鼓,各类直播平台在用户流量、用户活跃等指标上态势疲软,流量还未变现,热潮就戛然而止。流量就是客源,活跃度代表价值,如何通过新玩法增加活跃度成为竞争中制胜的关键。在吃了“低俗网红”的亏之后,大佬们似乎找到了一条相对符合政策的安全道路——用知识改变直播。

直播答题App一方面利用高额奖金提升用户参与热情,增强用户粘性和活跃度;另一方面,以用户分享邀请二维码获得复活机会为拉新手段,吸引了大量的新用户注册。虽然每次动辄“50万”“100万”“200万”的撒币大战令人咋舌,但是综合几百万的同时在线用户等效果来看,这些App的获客成本极低、转化率奇高,平均到每个用户的成本也不过几元钱,一些背靠流量大户的平台成本甚至更低,效果也更好。如“西瓜视频”有金主爸爸“今日头条”的照顾,各类数据指标也十分出色。

2018第一风口:“用知识挣钱” 直播答题APP数据报告

撒币大战,谁先认怂谁就输了

2018第一风口:“用知识挣钱” 直播答题APP数据报告

网传的王思聪朋友圈截图

王思聪、张一鸣、周鸿祎、奉佑生……如此众多的大佬们激烈争夺“撒币”称号的盛景不知是否有后来者,但一定是前无古人了。

面对众多强者的混战,各家App只能在策略、技术、玩法、资金等方面着力,紧盯对手,以求胜出。

2018第一风口:“用知识挣钱” 直播答题APP数据报告

2018第一风口:“用知识挣钱” 直播答题APP数据报告

以“冲顶大会”和“芝士超人”为例,用户活跃度在直播答题时段出现暴增,且晚上场次较白天场次更为活跃。1月6日,“冲顶大会”的直播答题有13:00、19:00、21:00三个场次,在1月7日又增加了17:00的场次,同一天“芝士超人”也搬出了12:30、19:30、20:30、21:30四场答题正面对战。随着更多的竞争者入局和新用户涌入,各家App的运营策略几乎每天都有新变化——场次越来越多,奖金也越来越高。

这场关于“知识的战争”考验的不仅是背后金主们的财力,更挑战了各家的技术能力。面对巨量的同时在线用户,各家App的服务器如何做到安全运行,是提升用户体验的基本前提。此时服务器提供的已不单是视频流处理的服务,还增加了推送并发、长连接在线、数据统计等一系列的功能,这将会是一个天文级的数据处理量。在这场正面的“硬碰硬”中,对战多方既需要技术的强力保障,又需要一掷千金的豪气与魄力,谁先认怂谁就会输掉阵地。

全民答题,都是谁在玩?

一切以用户为导向,是互联网人行动的准则。2018年的第一周,“直播答题”火得有点意料之外、火得有点匆匆忙忙、火得有点莫名其妙。小伙伴们之间的问候语,恨不得从“你吃了吗?”直接换成“你答题了吗?”那么,到底是谁在助推风口呢?

2018第一风口:“用知识挣钱” 直播答题APP数据报告

在地域分布上,直播答题App的用户大多集中于二三线城市,省份也多为东部地区,由于人口基数决定,二三线城市人口依然是互联网的主力人群。未来,直播答题类App 在中小城市潜力巨大,如何让更多的“小镇青年”参与进来,应该是各家的着力点。

2018第一风口:“用知识挣钱” 直播答题APP数据报告

以Android端为例,直播答题App用户使用的手机品牌前五名分别为OPPO、Vivo、华为、魅族、三星,其手机价格以1500—4000元的区间为主。手机价格区间分布,间接反映了用户的消费水平,中等收入人群对这此类App兴趣浓厚。

2018第一风口:“用知识挣钱” 直播答题APP数据报告

在答题直播间里,高校组团答题成为了一道有趣的风景,同学们兴高采烈地组团参战,又一次次地被“团灭”。根据个推大数据中心的数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同学们此类App使用活跃度最高,勇夺桂冠。在用户活跃度排行前十名的高校中,北京高校占据了绝对优势,理工科院校明显多于文科院校,其中浙江理工大学作为唯一上榜的地方院校“一枝独秀”。

可以预见,直播答题的火爆还将持续,各家的撒钱大战将会更加激烈。1月9日,“芝士超人”宣布获得来自趣店的1亿元广告费,首个实现流量变现。随着获客成本的升高和用户新鲜度的降温,直播答题能否成为直播行业的拯救者还有待考量,但至少目前,我们都看到了它惊人的效果。